密度板加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密度板加工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退休法官甘做路人甲煎饼侠中卖煎饼袍网

发布时间:2019-11-22 16:27:15 阅读: 来源:密度板加工厂家

退休法官甘做“路人甲” 《煎饼侠》中卖煎饼

老赵在人气电影《煎饼侠》中的剧照,电影中一分钟的片段,拍了足足4天。

老赵已在北影厂门口蹲戏6年,如今,随着网络通讯的发展,靠“蹲”等戏的时代即将消失。

北京电影厂外,赵士轩用闪光灯打亮自己。平时,他都坐在这里等待演戏机会。赵士轩曾是一名法官,退休后为圆演戏梦,成为北影厂门口的一名群演。

“即使最微弱的光芒,也有自己存在的价值”,这是电影《我是路人甲》中的经典台词。

在影视圈,“路人甲”是群众演员的别称,没有台词,没有特写镜头,甚至露脸都是种奢侈。他们在荧幕上转瞬即逝,在星光背后默默无闻。

北三环中路77号,北京电影制片厂门口是他们的聚集地。怀揣“明星梦”的他们蹲坐在道路两侧,像一件件货架上的商品,等待着大小剧组的挑选。他们或青春年少,或两鬓斑白,相同的除了梦想还有穷苦。

“我会用尽全力在镜头前,哪怕只有一秒”,当了37年法官的赵士轩在退休后毅然踏进“路人甲”队伍,“蹲戏”6年后,他终于实现了年轻时的影视梦,更见识了一个法官永远也见不到的世界。

从法官到群演

盛夏7月,北三环中路77号道路两侧郁郁葱葱,炙热的阳光被蓊蔚的树冠遮挡,标志性的工农兵雕塑依然屹立在“欢度佳节”的拱形门顶上。棕色的油漆斑驳,映衬着四个黯淡的繁体金色大字“欢度佳节”。

这是个至今有66年历史的造梦工厂。

60多岁的赵士轩坐在门前西侧高高的杨树下,摇着折扇等戏。一个折叠小马扎,一个鼓鼓囊囊的黑色帆布包,就是他的全部家当。他体型较胖,不笑时嘴角向下,眼睛炯炯有神,不怒自威。周围的人都称他“老赵”。

2009年,在天津一所基层法院当了37年法官的老赵退休,一家人随着儿子定居北京。工作时几乎天天跟刑事案件打交道,老赵压力颇大。“像走钢丝一样,得小心翼翼地往前迈。”卸任之后他下定决心,再也不要从事法律工作,找个感兴趣的事儿做。“那时候就想见识下,拍电影电视剧是怎么回事。”

老赵对影视剧的向往,可以追溯到青年时期。1978年,25岁的他在中国政法大学读法律专业,因为喜欢演员牛犇,对马路对面的北京电影学院产生了莫大兴趣。

他常常爬过开了口的明城墙,溜达到北影门口,却不敢进校园逛逛,探着头向里张望。“别说牛犇了,连学生都没碰见几个。”

“拍大片儿”赔了40块钱

31年后的秋天,老赵故地重游。这一次,他默默伫立在北三环中路77号北影厂门口,看着周围“蹲戏”的几十个男女老少,做好了心理准备。“试试呗,哪怕就是花点路费,赔点咱也干!”当天下午两点,一辆客车停在离他不到20米远的路口,车上的人招募几十个张纪中版《西游记》的群众演员,拍夜戏每人30块,老赵顺利入选。

第一天来就赶上“拍大片儿”,这让老赵激动不已。他两手空空跟着进了郊外的剧组。“没有概念,除了手机和烟其他什么都没带。”到那之后,老赵和其他群演换上半截袖的戏服,扮演看灯会的老百姓,在导演指示下走场。

面对镜头,有37年法官经历的老赵不犯怵也不紧张,但是拍戏片场不同于法庭,镜头扫过去,哪些群演走位错了或是动作、表情不对,就要重来。几分钟的戏拍到深夜才过关,他在风中冻得打战。

拍完戏,群演们要脱下戏服拿回自己的东西。放衣物的屋子是临时搭的,没有灯。出来进去的几十个群众演员,大多黑灯瞎火地摸索,老赵才知道要准备个手电筒。

凌晨两点多,他们被车送回北影厂门口。没有地铁和公交,老赵领着30块钱的酬劳,花了70块钱打车回家。第二天早上起来,他把在剧组里拍的照片给家里人看,边说边乐和。“不在乎赔了40块钱,我开心就好。”

品牌旗袍批发店

图们市旗袍定做

九江旗袍厂家

宝宝旗袍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