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度板加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密度板加工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一轮价格改革启动能否避免一放就涨一放就乱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3:03:54 阅读: 来源:密度板加工厂家

新一轮价格改革启动 能否避免一放就涨一放就乱

新年伊始,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宣布放开24项商品和服务价格,一石激起千层浪。价格放开是不是简单地一放了之?一些人担心价格放开会不会导致价格大涨?一些领域的价格乱象如何治理?带着这些问题,新华社记者采访了相关人士。

价格改革是否“一放了之”?

从铁路运输到民航客运,从房地产经纪到小区停车,发展改革委一次放开多项价格,改革的速度令人吃惊。

“趁着现在物价低迷,一股脑放开这么多项价格,经过了论证没有?考虑了老百姓的承受力没有?”有人发出这样的质疑。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认为,物价增速低位运行确实给新一轮价格改革打开了窗口期,就此理顺难度很大的能源、交通、环保等领域的价格形成机制,事关我国经济转型升级和长远发展。

加快推进价格改革无可厚非,这是建立市场机制必须要过的一道坎。“利用价格改革带来的市场倒逼机制,能够促进垄断行业、税制等其他领域改革,也是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减少政府对市场不必要干预的应有之义。”中国价格协会会长王永治说。

不过,他坦承价格改革涉及利益复杂,既要积极推进,又要周密部署,哪个领域的改革先推动、如何推,必须考虑各方面的承受能力。

据介绍,这些价格放开政策出台前,发展改革委及相关部门经过了反复调查、研究和论证,同时细化了放开后的监管措施和主管部门责任,以保障市场主体和百姓的合法权益。

专家认为,如果改革政策出台前能听取公众诉求,征求公众意见,效果会更好。“行政主导固然效率高,但也可能导致决策失误,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薛澜说。

他认为,诸如价格放开这样的重大政府决定出台,应该发挥人大的监督作用,建立起有效的决策评议平台,以此提高政府公信力。

“一放就涨”会不会出现?

上世纪80年代大规模价格放开后,多地消费者纷纷抢购商品,物价大幅上涨,通货膨胀率猛升。如今,一些年纪大的人仍对价格放开心有余悸,许多人仍会自然而然地把价格改革与涨价画等号。

对此,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刘树杰表示:“以往的价格改革主要因为商品供应不足,通过放开、提高价格来吸引投资者,实现供需平衡。这类价格改革常常会推高物价指数。”

“这轮价格改革的特点是,具备竞争条件的领域放开价格,部分具备竞争条件的领域部分放开价格。”刘树杰说。

这批放开的24项商品和服务价格中,铁路运输价格放开的是散货快运、包裹运输,民航客运放开的101条600公里以下短途票价,都属于部分放开。

“铁路快运已告别供不应求的时代,正与众多快递企业同台竞争;短途运输中民航、高铁、公路各种方式竞争充分,放开后受市场竞争因素制约,预计票价水平将保持稳定。”中国交通运输协会运输研究部主任高月娥对记者说。

价格放开后,高月娥特意查询了部分短途航线票价。1月5日,广州至海口经济舱实际销售票价为456元,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成都至贵阳465元,相当于全价票的5.5折,比去年同期有所下降。

北京物业管理行业协会秘书长宋宝程介绍说,北京市从2005年就放开了小区物业服务价格,地下停车收费也已放开,“现在看来,整体价格水平一直比较平稳,没有出现漫天要价。”

宋宝程同时说:“现在的实际问题是,随着运营成本和劳动力成本上升,很多物业公司多年没有调整物业收费,导致服务质量下降与物业费收取比例低相交织的恶性循环。”

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有关人士告诉记者,即使物业和停车相关价格放开了,但根据物权法和物业管理条例规定,调整这两项价格必须由业主委员会通过或三分之二以上业主同意,并非想涨就涨,想涨多少就多少。

专家指出,在涉及自身利益的价格上,人们总是希望政府制定公平价格来保护自己。但面对多元市场主体,政府又如何能保证定价科学合理呢?

“运用市场机制,通过业主委员会与物业公司谈判而获得价格低廉的优质服务,这才是符合市场规律的办法。”宋宝程说。

“一放就乱”如何遏制?

通过协议垄断串通涨价,利用优势地位强制收费,通过促销活动搞价格欺诈……近年来,随着价格进一步放开,市场上出现种种乱象。

王永治则认为:“价格改革‘放’是前提,‘管’是保证。放开了,才要管;管得住,才敢放。”

“保障价格改革能够成功,相关配套改革措施和操作细则要跟上,比如电价改革要与电力体制改革相配套,药价改革要与医疗体制改革相衔接。”刘树杰说。

山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交通与物流处处长谭颜铭认为,目前铁路和公路存在竞争关系,但过度竞争也存在一些问题。如现在汽车运输市场竞争激烈,货车主纷纷恶性降价,以大量超载弥补低运价,扰乱了市场秩序。如何解决“一放就乱”的问题,需要相关部门密切跟踪,及时出台相应配套政策。

“价格放开后,市场监管要跟上,但不是传统的行政监督而是法治化的监管。”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匡贤明说。

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司长许昆林告诉新华社记者,价格放开了,并不意味着价格主管部门没事可干了。相反,要把事前的定价转为事中事后监管,工作的方式方法都要变,责任和压力会更大。

许昆林说,发展改革委作为价格反垄断执法机构,会对有些行业和领域持续进行关注,比如最近关于汽车及汽车零部件的案件公布出来,但对汽车行业的关注已经有两三年时间。

我国已建立起四级联网的全国价格举报管理信息系统。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负责人介绍,只要涉及价格收费问题,消费者均可登录国家发改委门户网站举报,系统将根据管辖分工,快速准确地将举报问题分配到相应的价格主管部门处理。消费者可对举报进行自主查询,随时自主跟踪举报件在哪级价格主管部门办理及办理结果。

沈阳复合铝箔

广东牛羊批发

四川机床伸缩防护罩

四川柜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