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度板加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密度板加工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冬奥军团痛并快乐着范可新誓夺代表团首金-【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7:23:58 阅读: 来源:密度板加工厂家

中国冬奥军团痛并快乐着 范可新誓夺代表团首金

索契冬奥会开幕式结束后,对于中国冬奥健儿便意味着又一次紧张激烈的奥运金牌角逐的开始。随着比赛的临近,几位代表团的重点选手或正在潜心备战,或正在经受着大战来临前的煎熬,或者因伤提前退出了冬奥赛场,这也让整个中国代表团在索契“痛并快乐着”。

范可新誓夺代表团首金

王濛因伤退赛,并不妨碍短道速滑女子500米继续成为中国军团夺取首金的重点项目,而第一次参加冬奥会的小将范可新则是中国队夺金最重要的人选。从上海飞赴索契之后,范可新已经顺利克服了时差和环境影响,内心则极度渴望着能在索契为中国代表团夺得首金。

抵达索契后,范可新的训练表现十分正常,状态也是越来越好。面对记者,范可新说:“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冬奥会,前一段时间还不知道能参加,给我这次机会我会好好把握。最近一直都在备战,平时训练的水平能发挥到赛场上就够啦。参加奥运会可是我从小的目标。”

的确,正像范可新自己所说的那样,只要能将自己训练的水平在冬奥会的赛场上发挥出来,拿到整个代表团的首金并不困难。在决赛赛场上,范可新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第一次参加冬奥会的她,只要能赢得这场和自己交锋的比赛,就是一次完美的胜利。

当然中国女队并没有将希望和赌注完全押在范可新一个人的身上,老将刘秋宏在错过上届冬奥会后,这届同样怀着夺金的梦想。副领队刘灏表示:“刘秋宏同样具备夺金的实力,这无形中也在为范可新减压。”也许最后刘秋宏很难从范可新的手中抢走金牌,但她在比赛中绝对是范可新最大的支持。

“庞佟组合”追梦无悔

四年前的温哥华冬奥会,庞清/佟健的自由滑音乐是《追梦无悔》,四年后的索契冬奥会,两人的自由滑音乐则变成了《我曾有梦》。佟健向记者表示:“我们的自由滑节目总是同‘梦’有关,因为我们想通过自己的表现,让身边的人感受到自己对于梦想的一种坚持。”

34岁的佟健已经成为整个代表团最年长的参赛运动员,这种“老大哥”的身份也让佟健感受到了一份责任。离开北京前往索契前的一段训练,佟健一直无法找到自己期待的那种“状态”,所以他在出发时多少有些“丢三落四”,魂不守舍。记者恰好和他同机前往索契,在机场办理登机手续的时候,搭档庞清就笑着对记者说:“到机场他才发现忘带了一堆东西,显然这两天他的心思全放在训练上了,连该带什么东西到索契都没心情想了。”听了庞清的话,佟健立刻接过话头说:“只要最重要的两样东西——冰鞋和比赛服没有忘记带就足够了,其他东西带不带都无关紧要。”

的确,第四次参加冬奥会,让“庞佟组合”对冬奥会的一切都失去了新鲜感,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程式化的参赛。索契冬奥会的比赛将是“庞佟组合”的最后一战,佟健说:“我们比完这两场比赛肯定就要退役了,对于最后一战,我们肯定会全力以赴,但无论最后是什么样的结果,自己都能接受,因为能参加这届冬奥会的比赛,对于我们俩就已经是一次胜利。”

于静遗憾临阵因伤退赛

作为速滑女子500米最重要的参赛选手之一,曾经的世界纪录保持者于静,昨天因为腰伤无法坚持,只能无奈地选择退出索契冬奥会的比赛,这使中国体育代表团在王濛退赛后,失去第二位有望冲击金牌的优秀运动员。尽管王北星和于静的实力不相上下,但于静的退赛对于中国速滑队无疑是一次巨大的打击。

半个月前,于静参加短距离世界锦标赛时曾获得冠军,但这次冠军也让她的腰部旧伤复发,并且越来越严重,最后于静只能无奈地放弃了冬奥会的参赛资格。这个奥运周期,中国速滑队一度将于静列为冲击500米速滑金牌的最重要队员,但是伤病的不断困扰,却让于静始终无法真正找到自己在赛场上应有的霸气。于静只能冒险在冬奥会开赛前的世锦赛中早出状态,来寻找自信,可惜自信找回来的同时,人又伤了。

于静的受伤退赛,让中国速滑队之前在这个项目中拥有的“双子星”,变成了王北星独挑大梁,原本就不高的夺金概率变得更低。王北星的特点是对于整个比赛环境的要求非常高,不允许有任何的客观条件影响到自己的比赛,否则成绩就会一落千丈。所以在于静因伤退赛后,如何尽可能地为王北星创造一个很好的参赛环境,将是速滑队最重要的任务。

本报索契专电 特派记者 杜锐

玉林定做工服

制作西服礼服

张家口工作服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