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度板加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密度板加工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捷成股份闪崩实控人卷入信托违约案件30亿商誉减值压力山大

发布时间:2021-10-20 12:38:12 阅读: 来源:密度板加工厂家

捷成股份闪崩实控人卷入信托违约案件30亿商誉减值压力山大

因实控人卷入信托违约案件,捷成股份25日早盘股价跌停。

12月25日,捷成股份早盘直接打到跌停,股价下跌20.09%。

有消息称,公司实控人徐子泉扯进了某农商行信托违约事件,涉及金额超过10亿元,其持有的公司股份全部被冻结。

时代财经查询相关资料显示,该信托资金参与2017年7月新潮能源的定向增发,但三年锁定期解禁后,股价远远低于增发价,账面亏损累累。

与此同时,捷成股份截至2020年6月末的商誉账面净值高达30.52亿元,占公司净资产的38.97%,减值压力巨大。

时代财经记者25日致电捷成股份董秘办,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当日晚间捷成股份发布公告称,经向控股股东核实,控股股东涉诉系其个人债务纠纷所致,不会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造成影响。

实控人卷入信托违约案件

据新浪财经消息,捷成股份实控人徐子泉牵扯进了某农商行信托违约事件,涉及金额超10亿。有知情人提供的数份证据表明,这家农商行于2017年5月,通过认购“新时代新价值239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投资“渤海信托―中金君合单一资金信托计划”的方式,向北京中金君合创业投资中心提供的贷款,或面临收回困难的风险。

该消息称,上述事件牵扯捷成股份实控人兼董事长徐子泉,徐子泉在该项信托计划中扮演的角色是为投资和贷款的本金及收益提供补仓、差额补足义务。此外,徐子泉还需要信托计划到期时溢价受让渤海信托持有的中金君合有限合伙份额。

一位投资人士称,按照披露的信息,徐子泉实际承担资管计划的劣后和担保角色。该资管计划的资金方实际来自于该农商行的理财资金。

该信息显示,徐子泉在信托存续期间并未履行相应的补仓、差额补足义务,累计拖欠9.59亿元保证金。

同时,根据信托计划委托人新时代证券2019年9月18日通过渤海信托发函徐子泉要求履行回购的承诺,徐子泉溢价受让该计划的回购金额为16.11亿元。

事实上,该资管计划的目的是通过中金君合参与新潮能源的定增,以期获得高额回报。

时代财经查询相关公告,2017年7月,新潮能源完成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重大资产重组活动,引进包括宁波国企阳光股权投资中心、中金君合、国华人寿等12家机构投资者。

当中,中金君合以11.12亿元认购3.746亿股,成本价为2.97元/股。

新潮能源股东名册显示,至今中金君合持有的上述股份未有变动,其目前为新潮能源的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为5.51%。

按照规定,此次定增需要锁定三年。

但自该定增股份2017年8月22日上市交易至2020年8月21日时,新潮能源的股价大幅下滑,从当时的4.40元左右跌至1.81元。中金君合持有的股份每股账面亏损1.16元。

若按照12月25日新潮能源的收盘价1.58元计算,这笔投资的价值仅为5.92亿,账面亏损达到5.2亿元。

不过,根据回购条款,捷成股份实控人徐子泉需要以16.11亿元进行回购,按照12月25日新潮能源的收盘价,徐子泉至少额外支付差额10.19亿元。

目前,徐子泉持有捷成股份5.065亿股股份,按照12月25日的跌停价3.70元计算,其市值约18.74亿。

据悉,因徐子泉未如期回购该计划,2020年11月,渤海信托在广州中院起诉徐子泉及中金君合粤01民初1622号),并依法申请了冻结徐子泉所持捷成股份的全部股票及中金君合所持新潮能源的全部股票。

30亿商誉减值压力山大

据悉,上述案件已由广州中院受理,并将于明年1月15日开庭。

但对于捷成股份而言,大股东股份全部被冻结,并未见诸公告,公司存在信披违规嫌疑。

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三十条的规定,所持公司5%以上股东的股份出现被质押、冻结、司法拍卖、托管、设定信托或者被依法限制表决权等情形,上市公司应当立即披露。

时代财经致电捷成股份董办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有意思的是,尽管上述信托存续期间徐子泉不能丢失捷成股份的实际控制权,但从2019年开始,徐子泉便开始频繁减持股份,其所持捷成股份的股权比例已从2018年底的33.57%减少至今年三季度的19.67%。

特别是2019年第一季度,直接减持2%股份,2019年5月更是减持6.37%,2020年三个季度共减持5.53%的比例股份。

与此同时,上市公司捷成股份在2910年底亏损高达23.63亿元,当年对资产减值准备合计计提了27.51亿元,其中商誉减值16.56亿元。

据悉,捷成股份也是一家买买买的上市公司,公司实控人徐子泉演员出身,2011年公司上市后,即开始筹划外延式扩张。

粗略统计,2012年至2018年,捷成股份上演了一轮又一轮大并购,涉及标的超20家,交易金额达82亿元。

借助并购,捷成股份脱胎换骨,其主营业务从上市之初的单一的音视频技术发展成集版权运营、影视制作、音视频技术、教育信息化四大主业,打造了完整产业生态链。

但疯狂的并购,也给捷成股份带来了巨大的商誉减值压力。

半年报问询函显示,公司商誉账面原值55.57亿元,已计提减值准备25.05亿元,截至2020年6月末,公司商誉账面净值为30.52亿元,由华视网聚、星纪元、广州广视构成,其中华视网聚占比96%。

华视网聚2019年度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9.72亿元,实现净利润3.97亿元。2020年1-6月实现营业收入10.23亿元,净利润2.69亿元。

业绩方面,三季报显示,1-9月份,捷成股份实现营收19.64亿,同比下降25.57%;实现归母净利润2.04亿,同比下滑33.34%。

同时公司的货币资金也存在不小的压力,半年报显示,公司货币资金余额 4.21 亿元,但短期借款余额13.96 亿元,同时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高达 21.85亿元。

而实控人徐子泉涉及信托违约案件纠纷,或将导致捷成股份控制权的变更,其当初通过资管计划定增新潮能源股份的筹谋已经深陷泥潭。

真应了那句,“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LDS材料

回收二手木材破碎机

医疗器械检测